中國共產黨新聞網>>反腐倡廉
分享

起初無奈 后續跟風 步步沉淪

記者 沈葉

2021年04月19日08:18    來源: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

原標題:起初無奈 后續跟風 步步沉淪

“以前我很喜歡聽音樂,但是到這里后,卻再也不敢聽了,害怕勾起過往的回憶。人失去自由以后,家人、孩子一刻都不敢想,一想起來,心里會特別疼,老婆寄過來的信和照片我都不敢看第二遍……”鐵窗內,浙江省溫州市洞頭區產品質量監督檢驗所原副所長、區食品藥品檢驗檢測中心原副主任黃華國懊悔不已。

三年前的4月27日,他被洞頭區監委帶走調查,后因貪污公款鋃鐺入獄,徒留給同事、親朋一片震驚與錯愕。時至今日,很多人仍想不明白:看起來這么老實、優秀的一個年輕人,怎么會干出違法犯罪的事?

黃華國是帶著光環來到洞頭的。

1985年出生的他,成長在溫州蒼南縣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后考入吉林農業大學發酵工程專業,順利完成本科和碩士研究生學業,成為父母引以為傲的兒子。2011年6月畢業后,他先在寧波出入境檢驗檢疫局技術中心干了一年多合同工,2013年4月,作為食品化驗的學科帶頭人,被引進原洞頭縣產品質量監督檢驗所工作。

“我很喜歡自己就讀的食品專業,渴望能在專業領域有所成就。洞頭這邊和我老家一樣都講閩南話,單位也給我一個正式編制,這樣我自己的一些想法就可以實現了!睂τ趤淼蕉搭^質檢所,黃華國一開始躊躇滿志。

單位同樣對他寄予厚望。當時,洞頭質檢所人手不多,員工年齡結構老化,專業技術人員更是緊缺。黃華國很快憑借自己的踏實肯干和之前積累的工作經驗,成長為業務骨干,給所里同事留下的一致印象是“人斯斯文文”“干工作勤快”“做事情靠譜”“任勞任怨”!澳憬淮裁词,他都做得挺好,執行能力挺強的!睍r任所長吳某某毫不掩飾對黃華國的欣賞,并以培養、鍛煉的名義,事事把他帶在身邊。

2015年之前,洞頭質檢所屬于差額撥款事業單位,需要有業務創收來彌補所里的收入,以支付人員工資和其他費用,其中一塊比較大的業務就來自全省各地的液化氣抽樣和檢測?礈柿它S華國脾氣好、能吃苦,吳某某經常帶著他去全省各地出差,每次都會去外面吃飯、喝酒,由黃華國負責點菜、付錢。

“我們出差很辛苦,伙食補貼自己拿回去就好了,吃飯喝酒的錢就自己虛造點再報唄!钡谝淮纬霾罨貋,當黃華國請示自己墊付的餐費應該怎么報賬時,吳某某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在他當時還是白紙一樣的內心里渲染了一筆變相公款吃喝的濃墨重彩!拔沂堑谝淮沃,這事還能這么干!秉S華國的口氣里充滿不可置信。盡管心里并不認可,但猶豫再三后,拒絕的話終究沒有說出口,“既然領導說可以,那就可以吧!

有一就有二。虛增出差人員或虛造出差次數,填好差旅報銷單,按正常報銷程序“一路綠燈”;或者以采購化學藥品名義,找有業務聯系的化學試劑公司虛開發票,由該公司收到單位財務貨款后再轉賬到自己的支付寶上,這樣的操作屢試不爽。黃華國把自己經手的費用情況都一一記錄在一本工作筆記本上,報銷一筆勾掉一筆。漸漸地,他對這樣的違紀行為習以為常,底線意識逐漸模糊。

辦案人員后來查明,2014年至2017年上半年,黃華國在“前輩”的“指引”下,多次通過虛增出差次數,虛開、虛報發票等方式套取單位資金,用于沖抵吃喝費用及接待費超支部分,共計7300余元。

“像黃華國一樣,一些剛踏入社會不久的年輕人面對領導安排做違紀的事時,往往會因怕被穿小鞋而屈服,這種心理可以理解。但環境是外因,作為獨立的個體,還是應該有自己的判斷,要懂得拒絕,知道把握度!鞭k案人員談道。

“只是點小錢,應該不會有人查到”——思想的缺口在一次次“意思意思”中被劃開

在洞頭質檢所的其他同齡人看來,黃華國無疑是幸運的。按照《洞頭縣引進高層次和緊缺人才暫行辦法》,他可以享受在當地買房安家一次性補助20萬元的優惠政策;單位也對他委以重任,不僅讓他擔任產品質量檢驗負責人,而且也參與單位儀器設備采購。

“我們單位女孩子比較多,黃華國應該算是頂梁柱了。他本身專業能力過硬,但又不單純做技術,實際上也做很多管理工作。像我們剛來的時候對儀器不熟悉,都是他對我們進行培訓,平常很多事情都是所長通過他來交代我們做!币晃煌抡f。

事很多、活很雜,讓黃華國有了更多接觸社會上形形色色人員的機會。眼看他手握產品質量檢驗檢測和儀器設備采購的話語權,一些別有用心的管理服務對象和供應商們很快圍了上來。

2016年底,在為溫州某食品公司檢測蝦皮原料樣品過程中,該公司老板葉某某為了盡快獲得樣品檢測結果,送給黃華國若干水產品:“快過年了,送點小禮品給你意思一下!边@是第一次,此時的黃華國心想“這也不是特別貴重的東西,應當不礙事的”,稍微推脫一下就收下了。

此后在一次單位儀器設備采購事項結束后,成功獲得采購權的上海某公司供應商,偷偷將2000元錢塞給黃華國作為“回報”。第一次拿到這筆錢,黃華國止不住地心慌,不斷在心里為自己辯解:“這只是點小錢,廠家又在上海,應該不會有人查到!痹谶@樣的自我催眠下,第二次當對方再給4500元時,他心安理得地收下了。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僥幸心理,讓黃華國的思想缺口更加松懈。然而,這些細微的變化,旁人并不容易察覺。在同事眼里,黃華國還是一貫地勤勉負責!坝幸淮,所里有設備要更新升級,杭州、上海那邊的供應商提供的報價都是十幾萬、二十幾萬,黃華國從技術角度出發,提出來買個配件就可以,最后只花了六七萬,而且先給我們試用一段時間,然后我們再跟他買。像這樣的情況,你說我們怎么不相信他呢?”原所長吳某某說。

“他屬于比較典型的技術型干部,書生氣比較重,涉世不深,對社會的陰暗面也了解不多,不知道收了人家的東西以后,其實就被利益捆綁了,對自己身處容易被‘圍獵’的位置沒有足夠的警惕!鞭k案人員分析。

“誘惑擺在面前,還是抗拒不了”——自作聰明將公家錢揣入自己口袋

短短3年多時間,黃華國便被提任為洞頭質檢所副所長,并當上第八屆區政協委員。在事業一片光明的同時,早前一件事埋下的隱患也開始顯露!2014年5月,面對裝修新房的資金缺口,我不好意思跟家人開口要錢,就在同事建議下,叫了一個10萬元的互助會并擔任‘會主’!秉S華國回憶,“沒成想,2016年,我有同事因參與社會上的其他‘會’被‘倒會’,經濟周轉困難交不上會錢,我只得自己幫他們墊付!本瓦@樣,原本不應該存在什么經濟困難的黃華國,一下子背上了信用卡上十幾萬的欠款。

2017年7月,洞頭質檢所為通過省里的食品資源整合驗收,需要采購一批儀器設備,由黃華國全權負責詢價、參數設置、標書方案制作等一系列事宜。這是所里第一次大筆的采購——財政總預算398萬元左右。

“政府招投標肯定是要貨比三家的,但是我當時沒有嚴格的招投標概念,從一開始就向各家公司透漏了這個采購項目的財政預算!秉S華國說,在對比了幾家儀器設備代理商后,他對溫州某器材有限公司的報價方案較為滿意,遂約該公司銷售經理林某某面談。這個林某某,過去一年經常到洞頭質檢所推銷產品,黃華國跟他已相熟。

一個周日上午,林某某如約來到黃華國辦公室。會面中,黃華國發現該公司的方案總報價大概是370萬元左右!坝袥]有更好的設備?”黃華國問。林某某搖搖頭:“設備沒有更好的了,不過價格還可以調整……”他不再說話,只是拿起筆在原來的報價單上添加了幾筆金額,所上調的價格一共是28萬元,與預算差價剛好一樣。黃華國立馬明白了,他是在暗示自己可以采取虛增設備儀器報價的方式將差額公款套出來。

“可以這樣操作嗎?”黃華國的第一反應不是拒絕!皼]關系的,其他單位也有這么做的,否則財政會說你報預算的時候怎么不精確!绷帜衬掣嬖V黃華國,中標之后,就會把這28萬元拿出來給他。聽他這么一說,貪欲一下子在黃華國的腦海里發酵,“如果能拿到這筆錢,就可以補了自己經濟上的窟窿……”

這一次,黃華國依然選擇自我催眠來為自己辯解:“我在單位工作那么賣力、那么負責,既然他可以虛高價格,那這錢就心安理得地拿過來了!彪S后,作為業主專家代表,黃華國參與招標現場評分,為林某某公司順利中標提供幫助。林某某也兌現承諾,于2017年12月和2018年2月,分兩次將28萬元交給了他。

“人們常把‘老實本分’連在一起說,其實‘老實’和‘本分’并不完全等同,有些人感覺很老實,那是因為沒有經歷過誘惑,有些人知道有誘惑、有風險卻能堅守紀律,才是真的本分。黃華國的案例提醒我們,一旦失去監督和約束,老實人也會干壞事!鞭k案人員說。

如今,三年刑期將滿,黃華國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了代價:“我自己做的事情,應當受懲罰,沒什么好說的,也是個教訓。出去以后,我會在適當的時候跟孩子講老爸曾經在什么地方上過班,后來因為什么事情坐牢了,至少會讓他們人生路上少犯一些錯誤吧,不會像我一樣稀里糊涂就過來了!

【采訪對話】年輕人要學會說“不”

面對單位的不良風氣,年輕干部只能“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嗎?記者與正在監獄服刑的黃華國展開了對話。

記者:你怎么看待自己的違紀違法問題?

黃華國:第一,上梁不正下梁歪吧。如果第一次報銷時,有人說這不行,心里有這根弦,就不會有套取公款的意識。第二,如果對我的權限有所監督可能會好一點。年輕人不可能剛走出校園就知道怎么貪污受賄,我們的教育還不至如此,所以對于年輕干部來說,環境非常重要。

記者:領導叫你違規報銷公款吃喝的錢,你表達過對這種行為的不滿嗎?

黃華國:曾經比較委婉地和他說過,為了幾十塊錢偷偷摸摸地操作,我感覺很不舒服。比如出差吃飯,一開始我并不愿意和他們一起去,我會說我有朋友過來了,就先不跟你們吃了。不過用這樣的借口成功的次數很少,每次領導會說等朋友那邊結束了再過來嘛,我很無奈。后來我還是妥協了;蛟S我比較聽領導的話,不懂拒絕,一開始就堅決一些,其實是完全可以推掉的,我自己也有問題。

記者:通過虛增設備儀器報價套取28萬元公款,你心里是怎樣的想法?

黃華國:如果供應商沒有提起的話,這個錢我是不會拿的。他說可以虛增價格,我當時就起了貪心。我感覺這筆錢也不是很多,更沒有意識到這種做法需要承擔怎樣的法律后果,今后對自己會有多大影響。還有就是追求所謂的心理平衡,自己在單位工作那么賣力,比別人付出多,這個錢拿過來也比較正常。誘惑擺在自己面前,自己沒有抗拒。(本文轉自2021年第8期《中國紀檢監察》)

(責編:任一林、任佳暉)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黨史學習教育”官微

微信“掃一掃”添加“黨史學習教育”官微

兼职-手机兼职-网络兼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