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網>>反腐倡廉
分享

嚴查干股背后權錢交易:堅決消除權力尋租空間

2021年04月18日11:18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四川省威遠縣委原常委、縣總工會原主席李磊以“投資分紅”“干股獲利”“感謝費”等形式,收受他人所送人民幣共計1267.3萬元;西藏自治區原工商局黨委書記、副局長趙世軍收受請托公司贈送的價值2492萬余元的干股……近期,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通報多起黨員干部以干股牟利的案例。

近年來,隨著反腐敗力度不斷加大,一些職務犯罪案件中被審查調查人的貪腐手段、腐敗行為日趨隱蔽化、復雜化,以干股牟利便是一種形式。

干股,也叫做虛擬股,是股份公司無償贈送的股份。持有干股,是假設當事人在該企業擁有多少比例的股份,按照相應的比例分取紅利,持有干股的人不具有對企業的實際控制權。由于比直接收受現金更加隱蔽,收受干股成為少數干部規避法律制裁、進行權錢交易的新“幌子”。

比如,廣東省深圳市發改委能源與循環經濟處原處長李鐳“不收現金收股權”,信誓旦旦地稱自己“從未向企業索賄,拒收企業為感謝自己送的現金、購物卡超過30次,金額累計超過400萬元!钡麉s多次利用職務便利幫助企業成功申報政府扶持資金和政府投資項目,事后從有關公司處低價購買原始股或者直接收受干股,并精心設計由行賄人或家屬朋友代持,最終獲利數百萬元。

以干股牟利,看似披著一層投資行為的“外衣”,本質上還是公權謀私、權錢交易。權與利深度結盟,極易造成政治經濟生態破壞。與股份利益“綁定”,驅使黨員領導干部濫用權力為持股企業謀取利益或競爭優勢,甚至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破壞公平公正的營商環境,嚴重污染區域政治經濟生態。

此前被查處的福建省寧化縣公安局原黨委委員、副局長張志龍,在擔任寧化縣公安局刑偵大隊大隊長期間,便伙同他人,向從事非法采礦活動的許某等人索要干股及錢款。有了干股分紅,張志龍對許某不但不予追查、打擊,還故意包庇,使其不受追訴。

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認為,一些企業希望領導干部收受干股,這樣就等于企業有了“保護傘”。如果有某個部門過來“找麻煩”,那么這個領導干部就可能會給相關部門打招呼,讓其“網開一面”。

此外,被干股“套牢”的黨員領導干部與企業形成了長期穩定的利益輸送鏈條,極易固化利益同盟。在這些人看來,收受干股具有一定的投資性,絕非“一錘子買賣”,背后需要長久的“合作關系”作保障,雙方勢必訂立攻守同盟,攫取不菲的長期收益。一旦查處,往往涉案金額巨大。

還有的黨員領導干部與行賄人約定,離職后套現獲利。江蘇省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原黨組成員郗同福就以干股進行“長線投資”。他違規與親友經商辦企業,利用職務之便收受股權超千萬元。在調離崗位前,郗同福要求撤股,并獲得65套房產、30個車位的巨額“分紅”,折合人民幣超過4000萬元。

相對于違紀違法特征十分明顯的收受現金財物,當事人對于通過所謂股權交易方式逐利的接受度更高,更容易從此“失足滑坡”。不少當事人誤以為通過一定資金投入,就能掩蓋權錢交易的本質,從而逃避紀法的懲處。

福建省廈門市審計局原黨組成員、副局長陳培新在廈門市財政系統工作20余年,曾被評為“全國財政系統先進工作者”。然而,在從事地產開發的小學同學王某提出“想送給他一些股份,待廠房蓋好出租后可分紅”時,陳培新未能提高警惕,沒有守住底線,反而讓妻子具體接洽入股一事。2005年至2015年間,陳培新累計獲得王某給予的相關股份分紅60萬元。

違規持有干股,不僅有損公權力的廉潔性,還嚴重擾亂市場經濟秩序,特別是利用信息進行內幕交易、關聯交易牟取暴利的行為,對資本市場沖擊大、影響廣,老百姓對此更是深惡痛絕。黨紀處分條例第八十八條、八十九條對于違規收送有價證券、股權、其他金融產品等財物的行為及其適用處分作出了明確規定,將“違反有關規定從事營利活動”列入違反廉潔紀律范疇。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聯合發布的《關于辦理受賄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規定:“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請托人謀取利益,收受請托人提供的干股的,以受賄論處。進行了股權轉讓登記,或者相關證據證明股份發生了實際轉讓的,受賄數額按轉讓行為時股份價值計算,所分紅利按受賄孳息處理。股份未實際轉讓,以股份分紅名義獲取利益的,實際獲利數額應當認定為受賄數額!

黨員領導干部利用職權或職務上的影響違規收受干股,無論如何“包裝”,終將難逃黨紀國法的嚴懲。對收受干股腐敗行為必須抓早抓小,堅決消除權力尋租空間。(記者 李云舒)

(責編:陳羽、熊旭)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黨史學習教育”官微

微信“掃一掃”添加“黨史學習教育”官微

兼职-手机兼职-网络兼职